Text

你是不是也常常有這樣的疑問?

image

是該堅持做出最完美的作品?還是管他去死拿多少錢做多少事?

接案常常會遇到這樣的衝突,要快!要好!而且要便宜?是不是很奇怪的邏輯,既然可以很快速完成又保有最高品質,不是應該更貴嗎?為什麼還能跟便宜劃上等號!這樣是不是又慢又差應該提高價格?

大部份遇到的客戶都有預算的考量,在預算內取得最佳成果也是理所當然,只是這樣常常苦了設計師。設計師是種很變態的生物,何以說?以自我虐待為樂啊!常常分不清楚現實跟完美間的距離,現實($)很殘酷,但為了追求完美的作品常常會忘記現實的無情,總是在現實跟完美間拔河。但也不能完全怪客戶,就是沒錢啊,所以只能付這麼多,有點同理心的客戶知道多少錢可以買到什麼東西,所以也不會過分要求,但設計師追求完美的本性就開始躁動了,想做出好作品可是客戶又沒預算,在一陣天人交戰後現實常常被完美打敗,設計師沒辦法對自己的作品妥協的個性是不容許自己的作品有一絲絲的不完美的。

好了,這樣有什麼不對?回到現實面來看看。當客戶收到這樣得作品會有什麼想法?哇!感謝你做出這麼棒的作品,我們付你的錢根本不配這樣的作品啊!哈哈哈,你一定覺得我瘋了,客戶會有這種想法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客戶只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會找你當然就是為了你的高品質啊,他才不會想起其實只付了兩千塊!然後你價值五千的作品從此就定位在兩千,以後就只能收兩千了,這樣問題還不算大,比較麻煩的是在客戶心中埋下這樣的作品只值兩千塊的種子,以後這樣的作品他就只願意付兩千,所有超過兩千的他都會覺得貴了。

提出這些想法跟大家分享,完美的作品跟現實間該如何取得平衡?聰明的你也許有不同想法,歡迎提出來一起討論,一起讓設計的未來更美好~

Text

你怎麼知道你解決的是正確的問題?

今天隨手翻了 Donald A. Norman 的新書“設計心理學”裡面提到這段話讓我想到可以分享些心得。參加過幾次設計思考相關推廣活動發現有個很普遍的現象,先來說說活動如何進行,為了讓不同想法的參與者能有更多的互動,活動開始前會先將參加活動人員重新分組,盡可能讓不同職業的人能彼此交流,但不管如何分組這樣的狀況還是會發生。

活動開始通常會先丟出一個問題,然後有趣的事發生了,經驗豐富的參加者能快速地找出很棒的解決方案,豐富的經驗讓他知道什麼樣的問題該用什麼方法來解決。卻很少看到有人仔細去思考“這是不是對的問題”或“問題的正確性”。這是第五項修煉提到的“熟練的無能”,很多時候我們習慣依賴直覺或經驗來解決問題,卻總是忽略對問題的認識跟理解的重要性,大部份的時間都用在解答錯誤的問題。

活動進行中最常做的事就是踩煞車!在參加人員忘情朝答案狂奔前要把他們拉住,讓大家先好好想想問題的正確性!退一步理解問題,重新定義問題,先讓大家找出對的問題,然後才能把手放開。我們已經習慣看到問題就急著找出解答,下次遇到問題也許先停下來想想:這是個對的問題嗎?

Photo
每天花點時間練習

每天花點時間練習

Photo
偷跑 (在 華山文創園區 Fabcafe)

偷跑 (在 華山文創園區 Fabcafe)

Text

痛死活該!

小護士今天又被投訴了,因為臉上沒有笑容,太冷漠;這年頭護士也要賣笑了。記得上次是因為帶著微笑而被客訴啊。病人說:我都痛的要死了妳還笑……

還有一次因為病人疼痛行動困難,為病人著想的小護士就先拿備用藥品幫病人處理,免去病人還要來回領藥的痛苦。結果被投訴了!病人說:妳為什麼拿舊的藥幫我打?

不懂,你可以問,不問就自以為是的亂客訴傷害了誰?原本的善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新規定:痛死活該吧你!多為辛苦工作的人想想,付錢不是最大,別把氣出在幫你減輕痛苦的人身上啊

Tags: life thinking
Photo
這些人真糟糕,颱風假怎麼不好好待在家呢? (在 信義威秀影城)

這些人真糟糕,颱風假怎麼不好好待在家呢? (在 信義威秀影城)

Photo
華燈初上

華燈初上

Photo
Photo
Photo
五星級掉漆咖啡

五星級掉漆咖啡